欢迎来到好奇百科专题网! 手机访问:解密昆仑山地狱之门:昆仑山之谜(2)网站地图

科学/探索

Kyra

解密昆仑山地狱之门:昆仑山之谜(2)

来自:四川省 雅安市 芦山县 时间:2018-05-14 16:05 影响: 4人

“男人顶天立地,知无不言,有什么不好说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雷总继续逼问。

“说不上来,如果能打个比方的话,我倒觉得它像食堂的老李。”我几乎不太敢相信我说出的话。

雷总忽然眼前一亮:“很好,继续说,为什么是食堂老李?”

“这个 那感觉就好像我和它曾经是一个单位的,没什么交情,只是认识而已 ”我说得战战兢兢,“只能这么比喻了。这样的感觉应该叫似曾相识吧?”

雷总突然和大张对了一下眼神,他俩似乎知道了什么秘密。

“啪”的一声,雷总把他的54手枪拍在了桌子上:“刘思远,你自从进了091,是不是一直在琢磨我身上是不是有什么秘密?”

当时我吓得出了一头冷汗,心想:“他怎么知道?我没跟任何一个人说起过啊。”

在经过瞬间的思想斗争后,勇气还是战胜了恐惧:“是的,雷总,您身上的事情对我来说实在是难以理解,所以我就日夜思索您身上的秘密。比如说,有时候我甚至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您能侵入我的思维,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那你为什么不问我,却私下乱想呢?”雷总继续逼问我。

“这个 这个 ”我语塞了。是啊,我为什么不亲自问雷总呢?迫于他的地位?迫于他的威严?还是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拦着我?我真说不上来。

“也许我们是该探讨交流一下了。”雷总语气突然缓和了下来,“这样,我们再做个实验,你现在试着过来拿起我这把手枪。”

这算什么实验?我纳闷了,这个有什么难度?

昂首挺胸,我正准备走到五步之外拿起雷总那支54,蓦地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不能动了。然后又发现,雷总的眼睛变得通红,他身上那种威严和压迫感呈现在我的面前,而且重了很多。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然跪在了雷总面前。我想动,却动不了,我想喊,却喊不出,而可怕的是我的意识也正在逐渐模糊。我绝望地瞟了大张一眼,希望他能过来拉我一把,而他却抱着手,冷漠地看着这一切。意识彻底地消失了

梦,虚幻而又那么接近我们的生活 朦胧中,我眼前浮现出了一个模糊的画面。

我化为万军之中的一名小卒,高高点将台上,一员大将剑指苍天,空中乌云密布,滚雷不断,而台下,旌旗招展,群情振奋!

那不是雷总吗?那高高在上的将军不就是雷总吗?我奋力地冲开人群,准备到更近的地方看个究竟,却被一个高大的人拦了下来,是大张!他眼睛竟然也是红红的,似乎从来都不认识我,他拎着我,把我重重地扔到了地上。我茫然地抬起了头,望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切。

一声惊雷,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我已经回到了宿舍,而大张那孙子竟然在含着凉水喷我的脸。

“干吗呢,孙子?”我忽地一下坐了起来,拿手擦着脸上的水。

“我说刘领导,这都下午两点了,雷头让我来请你。我他妈怎么摇你都摇不起来,只好给你上点手段了。”大张还是那副小痞子嘴脸。

“我说哥们儿,昨天那是什么情况?你和雷总唱的是哪出啊?”我突然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大张摇摇头道:“唱的哪一出,我也搞不明白啊。其实,我和雷总最近是有些想法要跟你讨论讨论的,昨天领导也想试探试探你,没想到你小子竟然 晕菜 了。领导说还是时机成熟点再探讨吧。”

“哥们儿,你就告诉我一点点吧,你想憋死我啊。”我不太死心,这样的事情,换了谁不得想方设法搞个明白啊。

“刘子,咱俩关系最好,多了我也不方便说,因为我和雷总也没弄明白什么,不过话

还是有一句的。”大张脸上出现了少有的严肃。

“快说,你是我大爷行吗?”我迫不及待。

“你想想你自己,学术不拔尖,技术不出众,身体素质更是一般般,也不是首长领导的亲戚,为什么雷总偏偏会在万军之中把你提拔到这个国家最机密的部门里来呢?而我更不用说了,当年只是个小混子,为什么雷总钦点咱俩当他忠实的革命战友啊,肯定有他的原因。”大张又开始没正经了,“行了,兄弟,头儿刚才说了,叫你放下包袱,安心工作,争取更快更好地完成世界人民大革命的历史使命。抓紧吧,刘爷,3点准时开会。你是不是叫老雷头亲自过来请你啊?”

“得,得,别扯了,有这么个历史使命吗?走吧。”我一脸无奈。

回想一下还是很奇怪,当初为什么雷总会亲自点名把我从地方部队的医院调到091来呢?我就这样被莫名其妙地调到这个特殊的单位,享受着特殊的待遇,处理着特殊的事情,只是我这个人却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

会议室在一楼,宽敞明亮,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这里是某个大学的讲堂。

我和大张去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到了,雷总却还没到。

“刘子,听说你昨天晚上 晕菜 了,你那胆子咋那么小啊?没事了吧?”

说话的是小田,东北姑娘就是大嗓门儿。看来大张那小子今天又没少埋汰我。

“来,大家欢迎我们091的英雄,刘干事。”大张也没闲着。

其他人还真跟着鼓开了掌。

我的脸刷一下就红了,说:“没事没事,只是跌了一下,不影响革命工作。”我尴尬地解释着。

“咳!”那熟悉的咳嗽声从门口传来,雷总到了。刚才还喧闹的屋子马上安静了下来。

雷总背着手,站到我们面前,和以前一样,毫无表情。

“都说说吧,如果没有很重大的发现,就尽量简单明了。王浩先说。”

“今天早晨,我们对尸体进行了详细的解剖分析,结论如下:

1.尸体身高1米7左右,男性,脑部为正常人体组织。可以确定,该生物具有和人同样的智慧与行为。

2.手臂组织外貌与螳螂几乎一样,只是大了许多。质地坚硬,而且相当锋利,带有倒钩,内部肌肉组织发达,力量出众。

3.心脏、肝脏以及肺部等其他组织功能基本与人类相同,只是皮肤被类似昆虫外壳的组织取代,硬度不如手臂。

4.从胃里残留的食物来看,该生物死前所吃的大部分都是蔬菜与谷类,部分是熟的。他的生活习性应该和人类是一样的。

5.腿部肌肉类似人类的,只是肌肉极其发达,任何一个普通人也不可能达到那样的强度。

6.血液与人类相同。

7.从类似昆虫组织与类似人类组织的集合部分来看,可以确认,如果该生物存活的话,应该能继续演化。至于最后变为什么形态,还不能描述。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先期假想结论为人类突变而来。”

王浩说完,扶着眼镜,看着资料,似乎有太多太多谜还没有解开。

雷总依然没有表情:“小田,到你了。”

“报告首长,昨天我已经说过,历史上昆仑传说一直都是比较正面的,并没有听说过什么邪魔外道。但是今天一早我查了几份民间的野史,以及一些所谓旁门左道之书,却有些不同的发现。这些书籍似乎也对昆仑十分崇拜,但是他们对昆仑的理解是不一样的。”

小田顿了顿:“有很多旁门左道之书均有相似的记载:西王母,昆仑之主,人面蛇身,乃天下众魔之长,万妖之母。曾生万妖对抗于天,终被天雷所焚,其精血遂化于莽莽昆仑,每当天地异象,必有其妖子复活。

“同样是对于昆仑的理解,为什么会产生不同的结论?我还没有想明白。”

“地质方面的报告呢?”雷总就是这个样子,像个上足了发条的钟表,时刻不停。

“报告首长,根据昨天的军方报告,我调查了一下事发当地的地理环境。该地处于昆仑山北麓,属于昆仑山脉外围,1951年曾有火山爆发,并伴有泥石流。其他并无什么奇特之处。”赵晓飞回答得简单明了。

“哦。”雷总抱着手,闭着

眼睛,似乎思索着什么。

“你们信鬼神吗?”雷总突然问了一句。

我们不知道雷总为什么会这么问,所以一片沉默。

“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雷总缓缓说道,“我不信鬼神!地球已经存在46亿年了,人类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只有几千年,而这几千年当中,有明确史料可查的,却少之又少。我们的文明大部分都存在于我们的神话与传说中,与这浩瀚的宇宙和不尽的时间相比,我们甚至连一粒尘埃都不及。但恰恰是我们这些尘埃构筑了无比灿烂的文明。

“但是,我们对于宇宙,对于时间,对于天空,对于大地,对于海洋,对于这千奇百怪的生命,甚至对我们自己,却仍然没有根本的了解。大江东去,千帆过尽,历史留给我们的几乎仍是一片空白。我只相信有暂时不能解释的事情,但不相信有永远不能解释的事情。即便存在鬼神,我们也要把他挖出来,也要用我们人类的语言来诠释其奥秘,为子孙后代留下我们真正的文明足迹!这就是我们091存在的意义了。”

雷总闭上了眼睛,手指掐着眉心。他似乎很累,但看来必须得去趟昆仑山,会会这些“鬼神”了

峰外多峰峰不存,岭外有岭岭难寻。

地大势高无险阻,到处川原一线平。

目极雪线连天际,望中牛马漫逡巡。

漠漠荒野人迹少,间有水草便是客。

粒粒砂石是何物,辨别留待勘探群。

我车日行三百里,七天驰骋不曾停。

昆仑魄力何伟大,不以丘壑博盛名。

驱遣江河东入海,控制五岳断山横。

当年陈毅副总理路过昆仑曾经感慨万千,千里昆仑层层叠叠,雪压着云,云连着雪。我们一行二十多人站在山外,遥望昆仑的时候,也欷歔不已。

1961年12月,091一行22人,进驻昆仑山西北侧的武家村。武家村很小,全部为汉人。据说村民祖上全是当年的戍边武士,民风淳朴粗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