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好奇百科专题网! 手机访问:解密昆仑山地狱之门:中央不敢报昆仑山之谜(4)网站地图

科学/探索

Kyra

解密昆仑山地狱之门:中央不敢报昆仑山之谜(4)

来自:四川省 雅安市 芦山县 时间:2018-05-14 16:05 影响: 4人

“今天领导叫我感受感受这昆仑,你还别说,还真有那么点儿游子归家的感觉。头儿是不是学过催眠之类的东西啊,他不说我什么也感觉不到,他一说就什么感觉都有了。”我想了想,接着说,“话又说回来了,怎么他没让你感受感受啊?”

“感受啥?打一进山我就跟老头子说了,这地方怎么感觉跟我老家一样?真他妈邪门,哥哥我可是打娘胎里出来头一回来这里。”大张也有点哆嗦。

“难不成咱俩是妖怪托生的?没听说我家祖上有什么得道之人啊,呵呵。”

“你还别说,还真他妈有可能,说不定咱祖上和老雷家是邻居呢,是跟着他家从这鬼地方逃荒出来的。打我第一眼瞧见老雷的时候,我就觉得我认识他,你也一样。最烦的就是,我要动点花花心眼子,老雷他竟然也能感觉出来。来这儿之前我还想捎两瓶二锅头呢,竟然被他给翻出来了,邪门啊!”

“嘘 ”大张突然对我做了个手势,又指了指前面的树林,那边似乎有个黑影在动。

可能是紧张,也可能是习惯,我“哗啦”一声拉上了枪栓,冲着那黑影就要射击。

“别开枪。”树林中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是雷总!真不知道领导是什么时候跑出来的,我和大张赶紧跑过去。

“我说领导,这大半夜的,您出来视察工作得说一声吧?吓得我和刘子都哆嗦了。”大张扶着雷总,雷总没理会大张,只是紧张地注视着周围。

“跑了。”雷总悄声说,“从一进山,我就觉得有东西盯着我们,刚才感觉更强烈了。我出来一看,果然有只螳螂在我们营地周围转悠,刚才你们一拉枪栓,那家伙立刻就消失了,一点也感觉不到了。看来这些家伙心灵是有感应的,很知道枪的厉害,我感觉是跑远了。”

“什么情况?”另一边放哨的战士听见声音,也赶了过来。

“没事,一切正常!”雷总对他们挥了挥手。

“哦,是雷总啊。”那边应了声,各自散去了。

“正好,趁这个机会咱们聊聊。”雷总对我们两个说,“我知道你们心里有想法,其实很多我也想搞明白,但是我也不知道该从哪儿说起。”

“领导,您就说说吧,说到哪儿算哪儿。我这儿一直纳闷呢。”我接道。

“来,这边,我们坐在这里,也全当给同志们放哨了。”雷总招呼我们在稍远点的一块大石头旁坐下。

“从我小时候说起吧,尽量简单点。我出生在广西,是个孤儿,被我养父母在山里拾了回来。从很小的时候,我的感觉就特别灵敏,半夜里村口人家的狗叫,我都听得清清楚楚。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红军闹革命了,因为我的感觉灵敏,所以救了大家很多次。有很多事情我说不清

楚,但是我却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这也许就是第六感觉吧。

“而且,我的体质似乎和普通人有所不同,一旦我集中精神,我的眼睛就会发红。我问过医生,他们似乎也没有什么很好的解释,只说可能是血液过度集中于头部导致,但真是这样的情况吗?如果这样解释的话,那么我眼睛变红的时候,动物竟然不敢靠近我,那就没办法解释了。记得我小时候和几个朋友上山割猪草,碰到过一群狼,那是我印象中第一次眼睛变红。那群狼竟然被我吓跑了,这实在是不可理解。到现在也是,部队上的军犬跟我出任务,我只要一眼红,军犬马上就胆小得跟老鼠一样。有的战士不信邪,非要把军犬拉到我身边来,结果那军犬死活一步都不走,最后竟然挣开战士跑了,而我也能真切地感受到那军犬的恐惧。

“这还不是最奇妙的,最奇妙的是我碰到大张以后。我第一次见大张就感觉这个人和我太熟悉了,我甚至集中精神就能感觉出他的思想,虽然不那么清晰。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人的思维。

“再就是你,小刘。当年091到云南围剿了一批装神弄鬼的地主恶霸,虽然任务完成了,但是牺牲了好多同志,上面便派我到地方部队补充人员,我走了好多部队,始终没有很好的人选,直到有一天我在练兵场上看到了你。我甚至连犹豫都没有,点名把你带走了,也许你奇怪,我也同样奇怪。可是我的感觉告诉我,你就是我的部下。虽然你对我的触动远不如大张,但是你在我眼里,与那上万的战士相比实在是亲近了许多。前几天在091地下室的那次实验,也印证了我的想法。如果我把精神集中到最强,同时让你心神不宁的情况下,我就有可能控制你的行为!我这种能力似乎只能对你们两个人用,而且很勉强。我上了年纪后,每次集中精神都会很累。其实上次你晕倒之后,我也晕倒了。

“还有个例外,就是对于我们刚刚接触的这种奇妙生物我竟然也有同样的感觉

“看来只能先说到这里了,来客人了。”正说到紧要的时候,雷总突然紧张了起来。

雷总站了起来,大踏步朝树林走去。他举着手,但是手里并没有枪。而他的眼睛又变得通红了,那种威压感又一次充斥了他的全身。

我和大张立刻举起枪,紧紧地跟在雷总身后。

“看看我们的客人吧!”雷总似乎说话很吃力。

话音未落,“啪嗒”一个黑影从树上掉了下来。

手电一照,好嘛!正是一只活生生的人形螳螂。

只见它全身通绿,腿跪在地上,手刀也贴着地面,只是挺着脖子,两只大颚对着雷总一张一合,似乎正在和眼前这个人较劲。正当我们庆幸它被控制了的时候,耳边又传来雷总吃力的话语:“快 开枪 ”

“突突突”,就在我们开枪的一瞬间,那人形螳螂也摆脱了雷总的束缚,“吱”的一声,竟然展开翅膀飞了起来!

“突突突”,我和大张顺着手电光一直不停地向人形螳螂出没的方向倾泻子弹。不过那东西似乎太灵活了,而且还生出了翅膀,天也黑。你能想象在半夜三更拿枪打一只活蹦乱跳的蚂蚱的感觉吗?

“吱吱”,那怪物在空中又叫了两声,忽地一下朝深山中蹿去,接着天上落下几片破碎的昆虫翅膀似的东西,看来它是受伤了。

我和大张刚要追,却发现雷总昏倒了,身子已经趴在了雪地里。

后面营地里的同志更是被枪声惊醒了,纷纷抄起枪赶了过来。

大张背着昏迷不醒的雷总,而我则端着枪寸步不离。紧张,恐惧,各种不好的情绪冲击着我的神经。说实话,跟雷总出任务,就是天塌了,还有雷总给你顶着。如今这个顶天的人竟然昏了,而且那不知名的敌人还在四周窥视着你,那感觉就像世界末日一样

第一个从营地里赶过来的是郝团长,看到雷总昏倒了,更是紧张,一把把雷总从大张背上抱了下来,他瞪着大眼,扯着大嗓门:“医务兵!医务兵!抓紧过来!”

王浩赶忙过来,摸了摸雷总的鼻息,又掐了掐脉搏,接着便开始了紧张的抢救。

郝团长则过来冲着我和大

张大声吼了起来:“你们两个干什么呢?他这么大年纪了能值哨吗?也不知道把他劝回去,真是混蛋!他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俩好看!是不是又来了只死蚂蚱?赶紧带着人去追!愣着看什么?”

“老郝,别喊了,不怪他们俩,”雷总缓了过来,“我没事,天黑不要追。赶紧,把周局长叫来 ”

“有什么指示,雷总?我在这儿呢。”周局长从人群里挤了进来。

“周局长,到山中温泉还要走多长时间?”雷总闭着眼睛问。

“要是快的话,明天中午就可以到了。”周局长赶紧回答。

雷总吃力地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赶紧准备,六点准时出发。速度要快,绝对不能耽搁时间了。”

“大张,小刘,把我抬帐篷里去,我还有点事情给你们说 ”

在雷总的帐篷里,他把其他人招呼了出去,只留下我们两个。

“这次,我本以为我能完全控制住那怪物,没想到却比我想象中难得多。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那家伙不管是身体还是思想,都比前两个成熟得多,而且仍在成长。还有,大山的深处似乎有什么不明的东西在帮助那怪物摆脱我的束缚。这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能压迫我。”雷总喝了口热水,继续道,“很麻烦,给你们两个布置个任务。这次事情的古怪肯定是出在温泉那里了,但是泉水是不可能有生命和意识的,你们要注意那里周围的环境。到达地点后,肯定还会发生其他不可想象的事情,如果我们不能完成任务,你们两个务必要把那周围炸毁。至于炸什么,我说不上来,到时候你们肯定会有发现。”

“还有,一会儿马上给上级发报,把这方圆百里列为军事禁区。在我们的科学技术进步到一定程度前,任何人不能以任何理由再踏进这里。而且即使我们的任务完成得比较成功,也绝对不能再从这里深入昆仑半步了。那片温泉,就是我们任务的终点。我们这些人,谁也不能再从那里继续搜索!切记!你们必须用生命保证完成任务!”

“是!”我和大张坚定地点了点头

“出发!”随着郝团长一声令下,我们开始了继续跋涉。

我和大张想扶着雷总,却被他拒绝了。一夜之间,才发现我们这个有点不近人情的领导,似乎苍老了许多,也和善了许多。

雪,一直没有停,这一会儿又大了,风也起来了,前进的道路更加艰难。

直到中午时分,我们终于到了那传说的山中温泉。

温泉处在一个小高崖边上,池子不是很大,分散在几十平方米的地方,冒着腾腾的热气。而在池边生着一棵参天大树,也不晓得是什么品种,树上还垂着很多藤条。这树粗得惊人,我估计要环抱它至少也得5个人吧。

我们小心翼翼地围了过去,仔细地在周围搜索着。

雷总背着手,在附近看了又看,转了又转,不知道他又在想什么。

“这是棵什么树啊?”雷总问周局长,“有点蹊跷。”

“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雷总,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树,不过似乎有点奇怪 ”

“嗯?这是什么?”雷总似乎有所发现,赶忙招呼我们过去。

我们过去把那东西上面的雪打了下来,发现竟然是一个水缸大小的卵壳,质地坚硬,上面还破了个洞,很显然曾有什么东西从里面孵化出来。

“都注意一下,看看周围还有这种东西吗?”雷总吩咐我们。

果然,一会儿又陆续发现了两枚卵壳。

我们把三枚卵壳拖到一起,雷总在边上抱着手,死死盯着这几个东西,王浩在那里忙活着取样。

“难道那螳螂是从这里孵出来的?”我问大张。

大张看了我一眼:“应该是吧。我他妈腿肚子有点转筋,今儿个心情特别不爽。”

就在我们各自搜索的时候,周局长那边又有了惊人的发现。

周局长和两位带路的民兵正围着一枚卵壳,与以前那三枚不同,这枚竟然是完整的。

“怎么找到的?这里刚刚还没有呢。”雷总问。

“树上掉下来的。”周局长指了指上面说,“刚刚发生的。”

而这时候,那卵壳竟然破裂了

“后退,举枪!”雷总吩咐我们。那一刻,

空气似乎都凝固了,周围一切都停止了,只有寒风夹杂着雪花不断地打在我们身上。

“啪”,卵壳破开的地方伸出一个人头 没错,是人的头 头上尽是些像蛋清一样的黏液,正在努力地向外挣扎。

我们都举着枪,现在只要有任何不妙的情况发生,眼前这个东西会立刻变成蜂窝。

“哎,那不是武柱子吗?”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带队的民兵说话了。

“我看像!”另一个似乎很高兴,“太好了,还活着呢!”

还没等雷总说什么,两个人竟然直接跑了过去。

一个民兵扒着卵壳,“柱子啊,挺住!这就把你拉出来。”而另一个,正扒着那人的肩膀,想把那人拽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人的眼睛睁开了,眼神很呆滞。他打量着周围,嘴还一动一动的,似乎想说什么。

我远远地看着,那人身子出来一半了,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仍然是人类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