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好奇百科专题网! 手机访问:解密昆仑山地狱之门:中央不敢报昆仑山之谜(5)网站地图

科学/探索

Kyra

解密昆仑山地狱之门:中央不敢报昆仑山之谜(5)

来自:四川省 雅安市 芦山县 时间:2018-05-14 16:05 影响: 4人

“别拽了!赶紧跑!”就在这个时候,雷总突然喊了起来

可惜,已经晚了,就在这一瞬间,两个民兵已经被分成四块了。

那东西从卵壳里出来,全身赤裸,身上带着黏液,冒着热气。怎么描述呢?基本还是个人,只是前臂已经化为手刀了。

只见它龇着牙,“吱吱吱”地低吼着,冲着我们就过来了。

“开枪!”命令还没落下,那家伙竟然一跃跳进了我们的队伍里,起手一刀,便把钱凯的脑袋削去了一半,紧接着左手手刀硬生生地插进了一个小战士的身体里。两个人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没有留下半句话。

“老钱!”我大声喊。

而在这时,那大树上面的蔓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伸进了我们的队伍,瞬间拽起了两个战士。“啊!”随着战士那短促的叫声,他们的身体迅速地消失在了树顶那黑暗中。

我们在瞬间就在这近乎完美的伏击中混乱了。看着朝夕相处的同事和战友在瞬间牺牲,那一刻,愤怒赶走了恐惧。“我操你大爷!”大张冲着那怪物就是一梭子。

跳跃,挪移,眼前这个怪物虽然样子还没进化好,但灵活程度实在是比它的前辈高出了许多,一瞬间,便蹿到树林中不见了。

而郝团长那边更是各类枪械全部招呼到大树上。

雷总站在我和大张中间:“冷静!冷静!顺着我的手感觉它的气息,我能控制它一瞬间,注意看!”

“就是现在!”雷总的眼睛瞬间变得通红,“开枪!”

果然,在雷总手指的方向,那个人,不,应该说那只怪物已经从树上掉了下来!

“突突突!”我和大张的子弹刹那间便到了。

雷总似乎真的只能控制它一瞬间,在我们子弹过去的时候,它已经挣脱了雷总的束缚,身子向后跃起。幸运的是,有几颗子弹还是打到了它的腿上。

虽然那怪物一条腿被子弹打成了筛子,但是仍然昂着身子向我们移动。嘴里还“吱吱吱”地叫唤着,声音凄厉无比。

“杀!”雷总命令。

“突突突”,“突突突”,郝团长机枪的声音从我们身后传过来,那怪物身上的血顷刻间喷出来。“吱吱吱 ”那怪物狰狞着继续向我们前进,我和大张手里的家伙也是一刻没停,直至把它半身打得快散了架,它才晃晃悠悠地倒在了地上,身后留下了一大摊血迹。

奇怪的是,当怪物死后,老树也平静了,它的藤蔓没有再下来拉人。

“树上,树上!”郝团长大声喊。

原来,刚才混乱中竟然又有几个同志被大树的藤蔓缠了上去。

雷总抬头看,树上挂着七八个卵,被拽上去的人已经在很短的时间里被藤蔓树上分泌出来的液体包成卵形。形成时间稍微短点的卵里,还能看到人在挣扎。

“快,把大树炸了!”雷总命令。

“那上面的人怎么办?”郝团长不乐意了,“掉下来不都摔死啊?”

“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把树炸毁,一会儿再救人。那卵壳很结实,摔不死。”雷总对郝团长道,“快,不然来不及了。”

我和大张还有两个战士,迅速把雷管埋在老树周围。

随着“轰隆”一声巨响,怪树应声而倒。更为奇怪的是,大树倒下后,那树身竟然像玻璃瓶子摔到地上一样七零八碎。从那破碎

的树身上流出了大量乳白色的液体,还带着一种说不上来的清香。而树上的藤蔓更像蹬了腿的蚂蚱,一根根抽搐不止。

大家都赶忙去救被缠成卵状的人,可惜一个人也没救下来。拿刀剥开外皮,发现他们竟然和卵生长在一起了。那卵壳上伸出的树根状的纤维全部长进他们身体里,而人都面目狰狞地死去了,似乎他们已经和这树连成一体了。

“唉 ”郝团长心疼得直跺脚,“这是什么鬼东西?”

我们则默默地清理着死去战友的尸体。几十分钟前大家还有说有笑,如今已是阴阳两隔了。

善后工作正在进行。

小田在一棵树边记录着什么,但是她并没有注意,她身后,一只进化完全的人形螳螂正悄悄地向她伸出锋利的手刀

郝团长当时正在小田身边,在那人形螳螂就要接近小田的一瞬间,郝团长发现了。他疾步上前,用力地推了小田一把:“快闪开!”

可能是力量过猛了,小田被推出了好远,然后重重地摔到了地上,不省人事。

就在那一瞬间,郝团长的左胳膊也被那最后一只人形螳螂砍了下来,疼得他哇哇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