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经验

贵州女人: 贵州女孩当上声音鉴黄师:每天审核 4000 条语音,有

lilanxiu 时间:2019-10-10 08:00:00 坐标: 48035

我们找到第1篇与贵州女人: 贵州女孩当上声音鉴黄师:每天审核 4000 条语音,有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贵州女人: 贵州女孩当上声音鉴黄师:每天审核 4000 条语音,有

声音鉴黄师,是语音社交平台兴起后出现的一个新职业。

红星新闻了解到,目前主打 " 语音 " 的社交平台很多,在 App store 社交分类榜单前 200 名的 APP 中,纯主打声音社交功能概念的平台,就有 50 多家。

声音鉴黄师由此而生。和视频、图片鉴黄师相比,声音鉴黄师在鉴别涉黄涉暴的过程中,没有视频、图片直观,甚至不能依靠机器识别,只能靠人工听,从庞大杂乱的语音中揪出涉黄涉暴人员,行使禁言、封号等权力。

▲一家实时语音社交平台的涉黄涉暴内容监控屏

某语音社交平台声音鉴黄师团队负责人刘小静说,针对网络涉黄涉暴,不管是之前的网络视频直播和图片传播,还是现在的语音实时播报,每个平台都十分重视,聘用大量人员审核,且网监等部门也有专门人员负责," 目的就是要营造一个干净的网络环境。"

" 特殊 " 培训

9 月 15 日凌晨 1 点,王青进入到一个叫小 z 的语音聊天 " 房间 "。此时,小 z " 房间 " 内已聚集上百人。

王青是某语音社交平台的一名声音鉴黄师,她接到投诉,这个 " 房间 " 里有涉黄内容。

没人察觉到王青的身份," 房主 " 及 " 主持人 "、" 管理员 " 轮番播报各种段子和暗语。王青对这些涉黄语音进行了一分钟的录制,然后又反复听了几遍,确认无误后,对 " 房主 " 进行封号,对说黄段子的 3 人实施禁言。

王青所在的语音社交平台,日活跃人数高达 50 万,为了对内容进行审核,平台聘用了 30 名声音鉴黄师,每天 24 小时实时监控,王青说,每天她要听至少 4000 条乱七八糟的语音,有时候听到特别恶心的,甚至想吐。

▲声音鉴黄师工作场景

这种恶心,从王青入职培训那天起就开始了。

王青是一名 95 后,贵州省织金县人,专科学的是电子商务,第一份工作是电销,需要不停打电话加微信。一次,一名男货车司机深夜给她开视频聊套餐的事,王青当时躺在床上,没聊几句,司机就对着她做出猥亵动作,王青一时不知所措,感觉受到极大侮辱,但又担心被投诉,不敢挂断视频,第二天她就辞职了。

王青在网上看到一则语音社交平台招聘信息审核员,要求能接受上夜班。

王青和三名同学一起来到坐落于贵阳市观山湖区的这家语音社交平台公司。让她没想到的是,年轻考官的第一个问题竟是," 你有男朋友了吗?"

王青后来才知道这个问题背后隐藏的含义:没有处过对象的人,根本无法胜任这份工作。

接下来的培训,是在一个私密的空间进行,而且是一对一。

培训老师是一名年纪跟王青相仿的女孩,经验却十分丰富,精通各种网络暗语。第一天,王青按照老师的要求,听了一天语音。

▲王青在听语音

" 吃泡面的声音、娇喘 ……" 王青说,各种杂七杂八的声音反复听几十遍,而且还要求熟悉各种网络暗语," 反正怎么恶心怎么来 "。

经过一个星期的系统培训,王青和 3 名同学被安排上岗实训,对被举报的用户进行声音鉴别," 一些声音听上去很正常,老师却说涉黄了,有一些听了就觉得恶心,挺难接受的。" 一个月后,一起去的 4 人,只有王青选择留下。

为了提高对色情的辨别能力,王青还在各大语音社交平台注册账号,学习了解各种网络暗语。

3 个月后,王青成了一名声音鉴黄师。她把这个过程描述为 " 从一个小白变成了一个老司机 "。

听到想吐

王青所在平台从事声音鉴黄师的有 30 个人,大多是 95 后女孩。工作分两班倒,白班早上 9 点到晚上 6 点,夜班晚上 6 点到早上 9 点。

平台人最多的时候,是在晚上 9 点到凌晨 1 点。这个时间段,也是举报最多的时候。" 大家以为这时候平台的人都下班了,所以就会乱发一些不雅的语音,寻求刺激。" 还有一些人上来找存在感,看谁不顺眼就投诉。

所有被投诉的用户,都会被系统录制一分钟的语音,录制的语音进入语音库后,声音鉴黄师打开后台,逐条听完,并迅速作出禁言或者封号的决定,特别严重的封设备(手机),王青说,平均一天要听 4000 条语音,1000 多人被封号," 听到想吐,工作一天下来,不想再听任何声音。"

▲对一些难以辨别的语音,声音鉴黄师小组长会召集大家一起探讨

被禁言或者封号的用户,可以选择到后台申诉。用户的申诉经查如果不涉黄涉暴,声音鉴黄师就会被扣钱。

声音鉴黄师的工资,实行基础工资 3000 元(含 300 元餐补)+ 绩效," 错得最多的时候,绩效全部被扣光,而且鉴黄师的工作相当严苛,如果连续 3 个月声音审核错误排名前三,就会被劝退。" 王青说。

职业病对声音鉴黄师尤其是女鉴黄师,影响重大。星星比王青小 3 岁,做声音鉴黄师之前是个文静的女孩,甚至害羞到在街上和男朋友牵手都会脸红,但现在她和男朋友说话,时不时会冒出一两句职业暗语,甚至还会讲一些黄段子,男朋友说她换了一个人。

月月做了两年多的声音鉴黄师,她对男性甚至产生一种抗拒,认为男人花天酒地,全部靠不住," 跟男性朋友一起聊天,他们聊的段子自己还没乐,我就乐得提前给他们揭穿了,弄得他们一脸蒙圈。"

月月说,很多以前的朋友,看到她现在的改变都会说," 你咋什么都知道 ? "

" 不正经 "

声音鉴黄师这行的规律,要求必须年轻,最好是女性。主打声音社交的 " 语玩 " 的声音鉴黄师团队负责人刘小静说,他们平台的声音鉴黄师平均年龄不超过 25 岁,九成为女性," 这工作得守得住寂寞,有耐心才行,很多男生来了干不了几天就走了。"

如果用户在平台讲话,都会被声音鉴黄师听到,这是否涉及侵犯用户隐私?对此,刘小静解释说,如果两个用户单独一对一语音聊天,在没有接到用户举报之前,声音鉴黄师并没有权限进入 " 房间 ",这是产品设计之初就规避的风险。至于用户在一对多的 " 房间 " 里和多人语音聊天,这就属于公开交流,声音鉴黄师就可以进入 " 房间 " 巡逻。

因为需要长期夜班工作,声音鉴黄师做满 3 年已算是骨灰级别了,一般鉴黄师干一两年就转型了,刘小静解释说,因为平时跟用户打交道时间多、了解用户、比较优秀的声音鉴黄师后期都去做用户运营。

刘小静说,在当下,鉴黄师给人的印象依然是一种 " 不正经的行业 ",从事这个行当的人几乎没人会对外宣称自己是一名鉴黄师。由于流动性大,声音鉴黄师的缺口很大," 我们一直都在招,合适的人并不多 "。

有■

▲休息的时候,声音鉴黄师会用手机登录语音社交平台进行巡逻

王青做声音鉴黄师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了,她已经习惯这份工作,甚至觉得晚上上班好玩,能看到形形色色的人,但家人和朋友并不知道她具体做什么," 说了担心他们接受不了 "。

不过,在王青看来,声音鉴黄师这份工作还是挺有意义的,她说,正因为有鉴黄师,用户才会有一个干净的聊天平台。

王青说,职业鉴黄师这一行的特点,是宁可错杀,也绝不会漏过一条可疑的信息。(文中王青、星星、月月为化名)

红星新闻记者丨付松发自贵州

来源 凤凰科技

贵州女人: 贵州女孩当上声音鉴黄师:每天审核 4000 条语音,有相关文章